53|第 53 章

    大比很快就开始了,钟凡琳的心思从赵沫儿的身上收了回来。她心底有些不安,赵沫儿的情况,似乎更不妙了。失去了理智的人,才是最可怕的,因为她们不害怕失去。

    皱起了眉头,钟凡琳有些忌惮,而这份忌惮,在赵沫儿和自己分到一组的时候达到了顶峰。看着赵沫儿脸上肆无忌惮的笑意,钟凡琳心底越发的防备。这个女人,已经疯了。

    药膳师大比的区赛,采用的依旧是小组赛的形式。不同于之前的比赛,它这次的小组赛,并不限定做出的药膳种类。由药膳师大会提供药材和食材,药材之中,有真有假,更有些是微毒的假药,而食材更是有精有糙,单单看药膳师的眼光了。药膳师共有十分钟的时间来挑选食材和药材,十分钟一过,就再也没有资格改变自己的选择,自己选出的食材,就是她接下来的所有药膳的材料,药膳的好坏,则是判断能否晋级的标准。

    十分钟,十分钟之内要从这些食材之中找出自己需要的,药性相符的,并且不能找到假药。这样的难度,对于一般的药膳师来说有些高,但是对于钟凡琳来说,并不是什么难事。难的是,当同一组的人都不约而同的针对,一旦看中哪个药材就和争抢,即使有着再高的资质水平,也难以发挥。

    钟凡琳看着那些人抱歉的笑意,看着他们手上的药材,目光很冷。她看向了赵沫儿,赵沫儿笑的很温婉,看起来十分的无害,可偏偏她的笑意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钟凡琳也回以一笑。不过是小伎俩,这些伎俩,她在比赛开始前就已经想过会发生,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会无耻到连渣渣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每个人能拿的药材数量是有限制的,也就是说,即使其余的人都拿到了真的药材,只要最后一个眼力足够,也是能从剩余的药材之中找到真药材,只是那药材的质量,恐怕就不尽如人意了。

    钟凡琳看着那些人手里的药材,决定另辟蹊径。

    赵沫儿看着钟凡琳开始往那些药材堆里找去,走进了几步,看到钟凡琳手里的药材,心底嗤笑。呵,钟凡琳?也不过如此,被自己这么一逼,她就乱了手脚,连药材的真假都分不清楚了。冷笑了一声,赵沫儿拿了赵家药膳师手里的好药材,才缓缓的走开了,仿佛是一个巡视着自己领地的女王一样尊贵。

    钟凡琳悄悄的勾起了唇角。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十分钟的时间,转瞬即逝。看着自己篮子里的那些食材和药材,钟凡琳觉得,若是自己心底没有打算,恐怕也会觉得惨不忍睹。可惜了……

    感受着赵沫儿恶意的目光,钟凡琳回以平静的一视。赵沫儿看着钟凡琳面前的食材和药材,笑了起来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徒有虚名。”

    钟凡琳笑了起来,移开了目光。她想她知道赵沫儿的打算了,她想要在药膳一途打败自己,毁了自己的名声,取而代之。若是一般人,面对这样的窘境,说不定就服输了,因为看起来,胜负已分。可是,钟凡琳不,她偏要让赵沫儿看看,什么叫做作茧自缚!可不是药材越贵重就越能做出越好的药膳来,药膳看的是搭配。

    笑了笑,看着赵沫儿得意的笑容,钟凡琳开始处理起了药材。

    药材的造假一般有一个底线,就是不能害人。也就是说,就算是造假的药材,那也是药材,只要处理得当,虽然是廉价的常见药材,可利用好了,也说不定能做出绝妙的药膳来。只是一般来说,这样的风险和难毒太大,没有人会愿意尝试。买到假药,最多道一声晦气,谁又敢拿假药来做药膳呢?

    钟凡琳打的,就是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就像是金钟花冒充连翘,莪术来代替田七一样,只要能看出,那些造假的药材究竟是什么,得到其中有用的成分,也就有了一拼的能力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面前三三两两的假药和成色相当一般的真药,钟凡琳飞快的处理了起来。她的时间不多,想要成功晋级,就要用上更多的心思才行。

    赵沫儿看着钟凡琳垂死挣扎的样子,笑了笑,看着眼前的药材,觉得布置是无比的顺利。这些最好的药材都在自己手上,钟凡琳又怎么起死回生?一旦她倒在了区赛之上,不会有人说她是为了什么而失败,所有人只会看到这个结局——钟凡琳失败了,而且是败在她赵沫儿的手里。

    笑了起来,赵沫儿认真处理起了药材。她的一生已经毫无希望了,她也要让钟凡琳陪着自己沉入黑暗无法超生。

    时间到了,赵沫儿的药膳也堪堪做好。她看着面前的药膳,微微笑了起来。这恐怕是自己药膳师生涯里,做的最好的一次药膳了,从药材,到火候,再到搭配,可以说是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她挑眉看向了钟凡琳,钟凡琳的药膳还用砂锅焖着,看不出什么名堂来。她冷笑了一下,恐怕也就是堪堪入口的药膳了,钟凡琳的辉煌,就要终结在她赵沫儿的手里了。

    轻笑了起来,赵沫儿看着评委尝了自己的药膳,面上露出一丝赞赏来。她挑眉看向了钟凡琳,钟凡琳的脸上依旧是那副沉静到让人想要毁灭的表情。

    等到了钟凡琳那里时,钟凡琳轻轻的掀开了汤煲的盖子,清香四溢。

    赵沫儿眼色一沉,死死的看着钟凡琳的药膳不可置信。她竟然做了花胶瑶柱龙骨汤这样毫无特色的药膳!她以为,凭着这样简单的菜色,就能赢过自己的药膳么?自己的药膳,用的都是绝佳的药材,顶尖的食材,无论从色香味哪个方面看来,都是绝佳!她凭什么做花胶瑶柱龙骨汤这样的药膳来对抗自己!

    看着钟凡琳面前,评委点头的动作,赵沫儿心底一沉。不对,自己的菜色注重的是浓郁,属于重味。其余的人,虽然想要帮着自己,却也并不打算退出比赛,因此也是拼尽全力,为了给评委留下好印象,菜色大多味重。而钟凡琳却是另辟蹊径,食材不好,她就选了最不挑食材的猪骨,药材不好,她就选了……不对!她哪来的瑶柱!

    花胶因为处理比较麻烦,用处少,选的人并不多,因此钟凡琳拿了花胶的时候,赵沫儿并不阻拦。可是,她没有看到钟凡琳拿过瑶柱!不,不对,她拿过,不过那些不是假的瑶柱么?

    当结果公布的时候,赵沫儿尖叫了起来:“不公平!明明钟凡琳没有瑶柱!她作弊!”钟凡琳怎么可能得了第一!这些评委,都是瞎子么!他们的味觉,难道已经麻痹老化到了分不出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了么!

    钟凡琳看着赵沫儿,笑了笑,评委看着赵沫儿的眼神,带了几丝不满。

    按理说,赵沫儿得了第二,已经是个很好的成绩了,可她偏偏要闹将起来,想要让钟凡琳失了第一的位置,因此,那些评委看着她的眼神,都带了几分意味:“造假的药材,有以次充好,有其他药材替代,还有一种,就是加入无害的食材来加重药材的重量,以获得更大的利益。们光顾着看食材的珍贵,却没有注意,这些药材,到底是怎么作假的。钟凡琳她没有作弊,那些瑶柱,都是真的,只不过抹了一层以真乱假的淀粉造假。如果想问,她药膳里的瑶柱是哪里来的,这就是答案!”

    赵沫儿愣住了,钟凡琳竟然找到了真的食材么。瑶柱她看过,全是造假,所以当钟凡琳拿了瑶柱的时候,她还在心底嘲笑钟凡琳的病急乱投医,可没有想到,最终被打脸的竟然是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道理!钟凡琳的药膳,凭什么能得第一?她自信,自己用这么多年的药膳经验,和这些绝佳的食材药材搭配所作出的药膳,绝对比钟凡琳的要好许多,凭什么,钟凡琳的能得第一!

    其中一个评委突然开了口:“因为她是个药膳师。”

    赵沫儿的脸上带出了明晃晃的不满,这样的原因,实在是太羞辱人了!难道除了钟凡琳,就没有一个是药膳师了么!

    那个评委看出了赵沫儿的不满,冷冷的哼了一声,才慢悠悠的解释道:“我们这样的年纪,受不了大补们难道不知道么?一个个的,看着什么药材大补就往上扔,药膳是给人吃的,不是用来炫耀技巧的!们的举止,如果不是看在药膳还算不错的份上,我连通过的资格都不想给们!至于钟凡琳,一开始我注意到她拿起过那些大补的东西,可当她看了我们这些评委一眼之后,就转而看向了其他食材,做出了这样一个清淡滋补的药膳,这样的人,才是真的有药膳师之心的人!”

    赵沫儿冷笑了起来:“什么药膳师之心!明明是她没有了药材没有了选择!不要说的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,说不定,就是钟凡琳收买的评委!”赵沫儿说的正气十足,仿佛那就是她亲眼看到的真相。

    那个评委是个干瘦的老头子,听到这样的话,当场就发怒了:“我要行使评委的特权!撤销这个人的资格!”

    赵沫儿瞪大了眼,死死的看着面前的老头:“不能!”
新书推荐: 近身保镖 诸天布道系统 韩娱之九少 [重生]世家名媛 养女为患 乡下奇农 史上最强内线 清末英雄 立鼎1894 宇殇